提早過愚人節?中小學網管的新時代獨立宣言!

KPI 關鍵績效指標,是一種把管理事務全面數據化的工具,信者認為它是客觀、可衡量的績效指標,更是服務追求大位者的利器。上位者愛用 KPI 量化管理的原因很簡單,只要把數字分數一攤開,有沒有做,馬上見真章,而且,如果各項指標都得第一的話,不但形像大大加分,聲勢也可以馬上做起來,離大位就不遠了。

所以,KPI 真正好用又有實效、可量質兼具?

恐怕,上位者和被評鑑者,對追求 KPI 的認知,有極大的落差。
有沒有「做」與有沒有「做好」,其實大有不同。

追求 KPI 的致命傷,或許就在於被評鑑者的「心中」,最後總是迫於無奈地想:只要「有做」,就「好」,反正。。。

面對年復一年,不斷地接踵來而的評鑑,實在是太累人了。至於「質」,究竟做得好不好,誰還會關心呢?恐怕枱面上下交相騙,皆學佛曰:不可說。

為 KPI 而 KPI?
那麼,到底有哪些評鑑?

現今中小學,網管每年至少會面臨兩種 KPI 考核:一是資安評鑑,一是年終評鑑,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評鑑,簡直超乎想像?

(資安認證、資安評鑑是三小?「哀cloud」還不是被入侵?)

這些評鑑工作,往往最後,都落在網管/資訊組長的肩上。例如:校長評鑑、處室評鑑、XX教育評鑑等等,一句「呈現數據、無紙化」,最終都變成是網管的工作負擔。

回頭想想:究竟資訊教育的本質、目的是什麼?網管和資訊組長們的工作重心,究竟應該擺在什麼地方?

每年,要面對這麼多的評鑑,誰還有餘力推動資訊教育?疲於奔命,都來不及了,要如何大力推展?一昧追求 KPI 績效,對資訊教育而言,究竟是助力、驅動力?抑或是,本末倒置?

或許,「小校找不到人幹,大校沒人要當」的現象,可以說明一點點事實。

如果反向思考,試著不要 KPI 呢?古早味,不好嗎?

自從民間固網業者,把光纖到府雙向 100MB 固定制的價格,殺到每個月 2500 元以下時,個人認為,學術網路實體本身,「或許」已沒有存在的必要價值。(這是本人數年前的預言)

試想:中小學校,若自行向固網業者申請光纖到校,不但價格更便宜,出國頻寬順暢,各項服務還可以選擇讓雲端業者代管(例如 Google Apps for Education),搞不好還免費呢,那麼,中小學還有介接到學術網路的必要嗎?

如果無需介接學術網路,自然不必受制於它的管理和「限縮」,自然也就不用接受各種評鑑和考核,網管和資訊組長們,或許就可以由 KPI 績效的壓制中解放出來,可以正向的時間精力,大力地推展真正的資訊教育。

如果一個網路管理體制,帶來的只有「慢、累、煩」,那麼,要你這種網路做什麼?

雲端時代,網管和資訊組長的工作主力,應該落實在教育應用層面之上?落實在學生身上?還是,被迫死守在老舊的庶務管理思維之上?這應該是可以好好討論討論的。

個人認為,或許將來會有這麼一天,學校網管和資訊組長們,敢於挑戰體制,有能力向學術網路宣佈:本校自某年「10 月 31 日」起,正式「關閉」學術網路,自今日始,轉向雲端自動化管理,不用管,也不用理,完全自給自足。

我很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 OL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