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呆灣郎,這國家已沒有希望!

越是在艱難的時刻,越要堅定意志、懷抱偉大的夢想、勇敢犧牲,這才是面對人生的武士精神,如果國人之中,有幸有人如此,那麼這個國家,或許才會有一點點希望。

常言道:危機正是轉機。

怎麼轉?

發生問題了,誰來解決呢?總要有人出來負責任,不只是下台而已,還要讓這種問題,永遠不再發生。這才是真正負責任的表現。有這種共識,有這種氣魄,這才是轉機。

因此,有人出來負責任,正是希望、轉機之所在。

負責任的後果是什麼?下場通常很慘。也許是身敗名劣,也許要付出龐大的金錢代價,

但是,至少心中那份「尊嚴」,不會丟失,有了這份負責任的尊嚴,
那怕失去的是全部擁有的,也不會害怕,因為,一切絕對可以重新來過。

今天台灣出現了這麼大的問題,誰出來負責任了?

至今為止,仍然沒有。

先來看看,政府官員的態度是什麼?

政府官員的確有出面,還義正嚴辭地、大大地痛罵了廠商一番,不過,這些官員嘴巴講的,心裡面想的,和真正做的,有一致嗎?

恐怕沒有。

才罵完隔天而已,政府管員找來一堆叫授開會,竟然說全國人民吃下幾百噸的溝油,平均每個人真正吃下的量不到幾十克,根本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吃下那一點點劣油,會對人體產生什麼危害!

這真是「駭人聽聞」!

到底是什麼樣的居心,會想要去主導這樣的言論,讓它變成公論?

其實,道理很簡單,就是不想認錯,不想負責任,更可怖的是,還想要卸責!

老百姓就算吃了幾十年的溝油,這絕對不是政府官員大爺我的責任,更甚者,就算對老百姓造成了傷害,也絕對抵不上官員大爺們的前途來得重要,「寧可我負天下人」,老百姓吃點溝油算什麼,反正官員我自己吃不到,目前呢,只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食安風波趕快過去就好,因此,對於目前的食安警示,當然還是堅持「綠燈」。

再來看看,廠商的態度是什麼?

廠商竟然說自己也是受害人。

這些食品大廠一年營收動輒數百億,竟然說自己也是受害人。

每年賺那麼多錢,卻沒有能力檢測劣質原料,做好食品把關的動作,怎麼會是受害人?

有錢、有技術、有設備,怎麼可能會檢測不出來?

恐怕是利字當頭,就算檢測結果呈現的是劣質原料,只要利潤好,營收好看,明知劣質有什麼關係呢?你不說,我不說,無所謂啦,只要黑心下去,悶頭照幹就有錢賺,普天之下,「無奸不商」不是?

所以說,這些廠商一年營收了幾百億,就結果論來看,怎會也是受害人?根本是得利之人。如果這樣也算是受害人,那麼,這些公司的水準,簡直比路邊攤還不如,公司負責人應該出來,自殺以謝國人才對,怎麼會自己摧眠自己,說他們也是受害人?

其實,說穿了,這也是不願意負責任的說詞罷了,更可怖的是,還想要卸責。

老百姓的態度是什麼?

無奈、氣憤、氣憤、無奈,但最終,也只能「漠視」而已… 

為什麼?

過去發生過那麼多食安事件,塑化劑、毒牛奶、摻假油,哪一件政府不是重重舉起輕輕放下的?
就算告到法院,法官也是輕縱輕判,你能奈何?

「老百姓總是健忘的」,這是鐵律。

幾年之後,等風頭過了,這些無良商人只要改個名、換個姓、用個人頭,一樣可以再另起爐灶,繼續再幹這些埋沒良心的事業,繼續大賺黑心錢。倒霉的,永遠只有老百姓而已。

因此,老百姓們,最後也只能以「漠視」作收,甚至變成習以為常;駭人聽聞算什麼,「反正,就是這樣子,你能怎麼辦?」

你說,這樣的國家,還能有什麼希望嗎?

政府的責任,應該是要讓「老百姓總是健忘的鐵律」失效才對,不然,就會讓老百姓懷念起、甚至羨慕起極權國家的好處來,這,就是無能政府的表徵了。

極權國家的政府,也許會這樣做:

1. 用公權力,把這些黑心業者一個一個抓去槍斃。
2. 凡是涉入食安事件的大廠,主管機關統統限令他們撤照、關門。
3. 立法規定,不准任何人購買:曾經發生食安事件的公司的任何產品。
4. 重判重罰,只要發生食安事件的公司,一定告你、罰你,直到你無法在社會上生存為止。

請問,以上有哪一條,在在不是為人民食安在著想的嗎?難怪人民在無奈之中,只好羨慕起有這種魄力的極權政府。

不過,就算做不到這些,可是現在的政府官員,在食安事件發生後,可曾有心,真正替人民擔心過、做為過?

從近期食糞署的官員,搭配這些叫授學者的所言所為來看,答案是:沒有,一點也沒有。

所以,最終真正要出面負責任的人,竟然,還是老百姓自己。

作法如下:

1. 在老百姓自己心中,成立極權國家:

政府做不到,在我「心中」,可以!

曾經發生食安事件的公司,其產品絕對:不買、不吃、不用!

因為,在吾人心中的法院,已把你告倒、罰倒,你絕對無法在我心中生存!(阿 Q 精神乎?)

2. 用你的選票,在年底選舉時,罷免無能替人民著想的政府!

喂,呆灣郎,你,可曾有過這樣的骨氣?!

— OL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