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神,比鬼多!

今晚一則新聞引起了我的興趣。。。

「美江2.0」好狂? 教會遭爆「抖身術」求財?

宗教原是對神明的一套信仰,通常具有特定的敬崇儀式。宗教亦有其自成一格的道德準則,可藉以調整信徒自身的行為。

不過,在進行祈禱時,不斷地以「抖抖抖」的方式,要信徒們抖出金銀財寶,這可真是前所未聞。令人不敢置信的是,竟然會有這麼多人甘心追崇,不假思索,盲目地「我抖、我抖、我抖抖抖」。 ;-)

台灣人的信仰,真是無奇不有,各種「教」派都有,那個「教」來這個「教」去的,五花八門,令人稱奇。

據內政部2014年的統計,全台廟宇登記已達1萬2083座,超過全台超商的數量(10069間),專門興建廟宇的營造商表示,近幾年建廟的案子一個接一個,幾乎全年無休,顯見各地寺廟需求驚人。多數的廟宇不但金碧輝煌,而且造價上億元、一間比一間還大,身價簡直更勝豪宅。這或許是因為現代人內心寂寞、信仰成為人們精神糧食,心靈慰藉的管道,造就了台灣廟宇數量大幅成長的主因。

這則新聞,讓我想到這個問題:「台灣究竟有幾多?」

個人認為至少有三多:

1。台灣錢真正多。以前稱台灣錢是淹腳目,現今則常見詐騙及洗錢的案例,宗教騙財更是時有所聞。。。這樣看來,台灣人的錢,怎會不多?

2。「出門小心不要踩到槍」(台語歌星沈文程唱的),所以,台灣的子彈,也很多。

3。台灣神真是多,廟比超商多,神祇簡直比鬼還多,更有甚者,現今被封為神的人也越來越多,什麼柯神啦、賴神啦、花神啦,真正是比「胡神」還厲害!(註:「胡神」就是蒼蠅啦!)

台灣到底怎麼啦?

盲、盲、盲,傻、傻、傻,不思辨,人云亦云,「信我得永生?信我拜我就可消災解厄?」,這樣,也可以說是真信仰麼?抑或,這是一種「社會病」、「文化盲」?!

外國屁未必香!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0591&pnumber=1

這篇文章,文末有邏輯上的錯誤,用是否重視婚姻來轉譬考試,並不恰當。

一學期考三次考試,未必不可;考幾次才算合理,這都可以討論;但這和半年內結三次婚,就說是不重視婚姻,來譬喻一學期考三次試,就是不重視考試,這有何相干?明顯引喻失當。

另,該文第一則選擇題未必是好題目,只要學生抓住各選項是否有用擬人法,即可答對題目,根本不必去理解各選項的文義,這一題,一點都不難;至於第二題,未必是爛題目,出題者若意在考驗學生對修辭學各種基本修辭法的定義,則該題未必爛。第一題,答題技巧就可破解,怎會是好題?第二題,如果要考驗學生對修辭學教學目標中的基本定義是否瞭解,又怎會是爛題?這就好比考學生:下列何者不是一元二次方程式一樣,都屬於最基本的題目,如果學生連這個都不會,那麼,老師便可藉此在課堂上再次澄清觀念,這又何爛之有?教學評量是教師檢視教學目標是否達成的工具之一,出得好不好,當然自有公論,但不能因此,就說人家的題目一定爛,也要看出題的目的性。

顯然地,該文作者並不明瞭在教育學上「教學評量」有形成性評量、總結性評量等各種不同的評量方法和適用時機,而把它和升學考試混為一談了。

其實,各種教學法和評量方法,是否能在教育現場適用,必須審時度勢,不能一成不變,總要以教學目標為依歸。如果教學目標能達成,能提升學生的素養,讓學生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根本不必拘泥於採用的是哪一種教學方法和評量方法、甚至是評量的次數。

本文中的教師,其挫折感的來源,其實是來自家長和學生的升學壓力,這不是翻轉教室的致命傷,是各種教學法都要面對的問題。這是陳年老調了,這是整個教育制度結構性的問題,很顯然地,該文作者又把它和教學法、評量法混為一談了。

在當今,任何教學法,包括「翻轉教室」,都不能不正視升學壓力和家長、學生的需求。「每天都在翻轉,學生卻升不了學」,那「翻轉」何用?如果既能「翻轉教室」,又能讓學生都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公民素養、又能順利升學,這才是教師要面對的挑戰。

不要再拿芬蘭的教育怎樣怎樣來要台灣怎樣怎樣了,民不同,國不同,作法絕無法相同,模仿或硬套,實是台灣教育變成今日面目全非的亂源之一。

是不是有句成語叫「柯政猛於虎」?

我很少談論政治人物,今天要談兩則:

1. 小時候,讀國語課本,學到一句成語,和新任台北市長的作風有雙關意:

延宕多年的忠孝西路專用道,新任市長竟然兩天就把它搞定—拆了!

真是「柯政猛於虎」! 😉

不過,這種行事風格,對台北市民來說,是福是禍,仍在未定之天,咱們後續看下去。 ;-)

反正,台北市的忠孝西路專用道拆不拆,對一向住在鄉下的我來說,其實是一點作用也沒有。說到底,「干我 P 事」?!

2. 本人應該去做半仙,占卜很準的喔!

請看在下 12/10 的預言:

討國賊得題墓

http://twitter.ols3.net/?p=428

時至昨日,墓已題好了。

討國賊得題墓。

「孤本愚陋,始舉孝廉。後值天下大亂,築精舍於譙東五十里,欲春夏讀書,秋冬射獵,以待天下淸平,方出仕耳。不意朝廷徵孤為典軍校尉,遂更其意,專欲為國家討賊立功,圖死後得題墓道曰:『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平生願足矣。」

可見得,討國賊,其真正的目的不是為國立功,而是把自己往上推,以實現自己的野心。

今聞,「月亮草」有人要出來選公職,特記之,以為警惕。 😉

教改20年,人民倒大楣。

小三觀點。

孔子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這句話,到底是貶義,還是褒義,至今我仍搞不清楚。我只知道,若沒有人起頭,不懂裝懂,事情的發展肯定不一樣。

「李遠哲說,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只是一個為期兩年的臨時編組,不是長期編組,僅提供建議,後來政黨輪替,外界卻把矛頭指向他,「受到委屈,沒有關係,但對社會是非不分,感到遺憾」。」

詳見: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ART_ID=545640

提綱契領者,乃系統架構師,如果起的頭是錯的,結局怎麼會對?只做兩年,學生就痛苦倒大楣了,要是讓你做二十年,那人民還有活路嗎?

社會是非不分?社會是由人民組成的,那就是說人民自己是非不分囉?
二十年教改把人民害成這種樣子,竟說人民是非不分,始作俑者難道不用負任何責任?你委屈乎?人民卻是冤屈。

「李遠哲還說,教育要改革,首先社會要先改革,如果政府財稅不公,民眾生活不公不義,教改不可能成功。」

這句話最可笑了。把教改的失敗,歸諸政府財稅不公。我只有無言。腦筋不清楚之人領頭做教改,如何能成功?如果教改的前提是財改,當初你應該去做財改召集人啊?!

什麼?「你說你只是個搞化學的,不懂財稅!」那你怎麼來搞教育?如果後來教改果真成功了,你的說法會不會又改變了?「你看,都是當年我 這個“始作俑者”,才有今日教改的成功」。成是你,敗不是你。好康你撿,壞康攏乎別人?

再來看看教育部的說法。那又更扯了。

教育部說:教改20年正面效益多….

「中央研究院前院長李遠哲今天說,把教改責任歸咎於他並不公平。教育部則認為,教改20年正面效益多,包括降低班級人數、性別平等、禁止體罰等,肯定李遠哲的貢獻。」

詳見: http://www.cna.com.tw/news/aedu/201411140353-1.aspx

那教改20年的負面效益呢?怎不列出來看看。如果正面效益多,那為何人民痛罵教改?李遠哲不也承認教改失敗?一個失敗的教改,何以還會正面效益多?如果正面效益多,那應該是教改成功了才對啊!果然腦筋不清不楚。

看到沒?老王賣瓜,會說瓜不甜嗎?李遠哲說教改失敗,教育部卻說教改20年正面效益多,還肯定李遠晢的貢獻。這群人是患了精神分裂症了嗎?

台灣千千萬萬莘莘學子,就這樣,任由這群腦筋不清不楚的人蹂躪至今。

蹂躪始末,詳見: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publish-192.htm

微軟把 .Net 開放原始碼是高明的戰略手段!

小三觀點:

微軟在今天(11/12)宣佈把 .Net 伺服端變成開放原始碼,包括 ASP.NET、.NET compiler、.NET Core Runtime、框架和函式庫。未來,微軟將把 .Net 移植到 Linux 和 Mac,如此一來,開發者便可開發各種跨平台的應用程式。

詳見:http://news.microsoft.com/2014/11/12/microsoft-takes-net-open-source-and-cross-platform-adds-new-development-capabilities-with-visual-studio-2015-net-2015-and-visual-studio-online/

從微軟此舉可以看出:微軟已認清了一個事實:由於 Linux/Android 的崛起,Windows 平台不再是獨大的開發環境,為了讓 Windows 平台應用能跨足所有的設備和雲端環境,.Net 開放原始碼這個決策是必要的,或者也可以說是務實而明智的。

不過,個人認為 .Net 開放原碼純粹只是戰略考量,並不是真心誠意想要跨足自由軟體/開放原始碼。微軟的金雞母 Office、SQL Server、SharePoint、Exchange 等企業軟體是斷然不會開放原始碼的(想都別想)。

不得不說:微軟新任執行長的這一招真是高。首先,C# 的開發路線,無疑是此一決策下最大的受益者,未來保證快速茁壯;其次,微軟的各種企業軟體將來可在各種跨平的伺服器上執行,其金雞母的效益必定加乘升高;最後,順便再倒打你 Java 一把,何以見得?原因很簡單,我的 .Net 都跨平台了,你的 Java 能不被削弱嗎?!

這個世界越來越好玩了。

或許將來有一天,微軟竟真心誠意地說:「我最愛 Linux 了,所以我願把微軟所有的產品全部都開放原始碼,並且採用 Linux 核心」, Windows X 版 =WLinux 版,也未可知? 😉

大家「黑」周星馳,幹什麼??

「老婆,這些都是什麼人哪?? 哇!! 官耶!!」

看起來,當官的,好像都是無能之人,其實不然,若是無能,決不能當官。

照我看來,官之能,不在益民,而在卸責、虐民。其能事者,泰半官商勾結,令百姓無處申冤。

據報載,此次揭發黑心油真相的,是屏東縣的一位老農,而且是由屏東跨區至台中告官。

「山西知縣,有人在你轄區,死於非命,你竟然不聞不問,失職!」

這和周星馳電影「威龍闖天關」跨省告官的情節,真是不謀而合。

沒想到周星馳的醒世劇,竟然,活生生的,在台灣上演。

或許,大家「黑」星爺,是指向他有藝術天才,卻沒有「不得罪人」的交際工夫,但,這又有什麼妨礙呢?道不同不相為謀,頂多交不成朋友罷了。

可,這無良的政府官員,就不同了,禍國、殃民、病民,自古以來,哪一件,不是這些官者,盡幹的能事?

民國七十四年,台北市曾爆發餿水油事件,當時的主謀曾說:「餿水油吃不死人」,經過三十年的時間,餿水油事件再度爆發,咱們食糞署的官員竟說:「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吃那麼一點點餿水油,對人體有什麼危害。」,這又是不謀而合!

看來台灣人吃餿水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恐怕已有超過三四十年的歷史。這些當官的,一個一個財產上億,土地數十筆、上百筆,錢從哪裡來?恐怕和人民長期都在吃餿水油不無關係。

這些讓後代子孫長期吃餿水油的人,良心到底哪裡去了?

無奸不商,只要有錢賺,挖糞扒屎,又有什麼妨礙?

無怪乎,百年前,外國人嘲笑中國人是「東亞病夫」,百年後,恐怕「台灣病夫」的稱號,仍然無法根除。

「老婆,這些都什麼人哪?? 哇!! 官耶!!」

當官真不錯,大家只會去「黑」星爺,不會去「黑」官,看來,星爺還是比較有娛樂效果的。

—OLS3

志願序與反教育

十二年國教志願序的制度,筆者曾述明,它是一種惡制,無奈,這樣的惡制,明年,教育主管機關仍要繼續施行,為害莘莘學子。

教育者,最重要的是,決不能「反教育」。

什麼是反教育?

「反教育」(mis-education):

「悖離」教育應有的規準,而且產生負面影響,例如:違反真理認知、妨礙個人潛能發展、破壞個人之自尊、肯定與自信等。

志願序正是符合上述反教育的定義。

它對敢冒險犯難者懲罰,只要你比序沒上,一路扣分,扣到你可能連一所學校都沒得念。

它也對保守心態不敢一拼者懲罰,「好吧,請你自我設限,降格以求次一等的志願」。

這真是嚴重妨礙個人潛能發展、破壞個人自尊、肯定與自信。

這是哪個腦袋燒掉的教育人員所想出來的鬼制?

請再讀讀教育基本概論好嗎?

—OLS3

萬元牛肉麵和七百元奶茶

退休後,打算學老爸一樣,自己種點菜吃。

符合這種條件的地方,肯定是在鄉下。

田園一樂,了此終生,快哉。

以前媒體曾大肆報導過萬元牛肉麵,近日新聞又炒了一則七百元茶奶。

這兩樣,對這輩子大概都住在鄉下的我,應該都沒有機會品嚐了。

要吃牛肉麵,到牛羊肉進口大盤買,自己回家魯一大鍋,只要幾百塊。

要喝奶茶,自己煮一大鍋紅茶,加鮮奶,只要百來塊。

要喝咖啡,自己買原豆回來磨,價錢也很便宜。

沒有動機,沒有身份地位,也沒有必要,去吃萬元年肉麵和七百元茶奶,

若被老人家知道了,肯定心疼的要死,不是吃不起,而是抱怨浪費。

老一輩子的台灣人克勤克儉,吃這種東西是有違祖訓的。

我沒有高貴血統,也害怕被老爸K,自然不必、也不能吃這麼費錢的。

吃了,或許還被人當成是「宋盼」,萬一傳到老爸耳中,恐怕會傷了老人家的心。

服務有價,但要價多少,自由心證。

買了,吃了,總是要心甘情願,才好。

若心不甘,情不願,未必能當個舒服的有錢人。

新聞媒體充斥,人應該要能夠獨立思考判斷,商業手段催眠術,不知不覺者,只有掏錢買單的份。

其實,說句難聽的,吃完喝完,拉出來的不都是一樣?

最後,還要感謝一下,低價智慧手機時代的來臨,台幣三千元的,就很棒,很好用了。

這輩子,在下敝人小三我,大概沒有機會用到「哀phone」了。

我總是無法體會,一支要價數萬元的手機,它到底好在哪裡?

相同的,我也無法瞭解,萬元牛肉麵和七百元奶茶,到底好吃的滋味如何。

—OL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