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拙作:Postfix 實戰(書名暫定)已全部完稿。

( 目前先自行做內部第一輪的校稿)

我已把我對 Postfix 的所知所得,全部毫無保留的寫在這本書中。希望對推廣 Postfix 能略盡棉力。 在此也要對 Postfix 郵件系統的作者 Wietse Venema 先生,致上最高的敬意。

人月神話的作者 Frederick P. Brooks, Jr.,曾說過一句話:

All programmers are optimists.

這正是 Wietse Venema 先生的最佳寫照;他不但是大師,也是真正的駭客。

這家出版社欠我一個公道!

2005~2006 年間,我曾向國內一家出版公司提案,想要出版 B2D Server 的專書,

沒想到,這家出版社的編輯,嚴峻地回信拒絕我說:該公司絕對不會出版 B2D Server 的書。

後來,我向我的第一本書的編輯 Tim 先生提案,Tim 不但熱情接受,還給予許多幫助和指導,因此,長期以來,我一直對 Tim 心存感激,無論他到哪,我的新書,就跟他到哪。

文化出版應該算是良心事業,縱使經營不易,也要有基本的格調,否則如何在文化界立足?!

令人驚訝的是,沒想到,就在提案被拒絕不久之後,該公司竟然偷偷的出版了B2D Server 的專書,書的封面不但隻字不提B2D三個字,就連B2D作者的名字也隱匿不名,有購買這本書的讀者紛紛來信問我,這本書是不是你寫的呀?我只好無奈地一一回信說明,但不知如何解釋其中原委。

當時,我為了避免利益衝突之議,隱忍不語,時至今日,我寫的書和該公司出版的書,應該都已絕版了,再無利益瓜葛,我終於可以把這段隱藏在中心多年的內幕,吐露出來。

其實,拒絕我的提案無妨,但要出版B2D Server 的書,你就大大方方地出嘛,何必無情拒人於前,而又偷偷摸摸地背信於後?這種類似宵小的行徑,怎麼會是從事文化出版事業者該有的作為呢?

這家公司,這位編輯,至今,仍欠我一個公道。

這家公司出版的 B2D Server 專書在此:

http://www.flag.com.tw/book/5105.asp?bokno=F6302

「無邦」圖,難道是三個屁?

2012 年 7 月,自由軟體基金會的 Richard Stallman 曾發文抨擊 Ubuntu 是間諜軟體(spyware),經過了兩年的時間,我們來看看,情況是否改善了呢?

根據 GNU 網站上這篇文章的底文附註,可以發現,Ubuntu 依然故我,完全沒有改變。

As of March 2014 we have heard talk of a plan to change Ubuntu to remove this surveillance malfeature. I hope Ubuntu does make that change and soon, since that will vindicate free software’s reputation. However, reportedly Ubuntu 14.04 in April 2014 still has the problem.

The presence of nonfree software in Ubuntu is a separate ethical issue. For Ubuntu to be ethical, that too must be fixed.

此段大意是說,2014 年3 月,雖曾聽說 Ubuntu 打算刪除此項監控的惡意功能,但截至 2014 年 4 月 Ubuntu 推出的14.04 版為止,問題仍未見改善。RMS 盼望 Ubuntu 能儘速修正,以維護自由軟體的名聲。至於 Ubuntu 中存在的非自由軟體,則是另一個倫理的問題,Ubuntu 若欲合乎自由軟體的倫理,也必須修正才行。

換句話說,Ubuntu 不理會 RMS 的呼籲,已經整整兩年了。

那麼,Ubuntu 為何敢無視於這種批評呢?

除了主事者的態度之外,其實,使用者可能也要負點責任。

「只求軟體好用就好,至於合不合乎自由軟體的精神,誰會在意呢?」

挾使用者眾,睥睨天下,何懼之有?沒有使用者的縱容,主事者何至猖狂至此?

「笑罵由人啦,反正我做我的生意,能賺大錢就好囉。RMS 你是那根䓤,我才懶得理你!」-如果沒有這種心態,一家專注自由軟體的公司,絕對不會自損自己的名聲不顧的。

這讓我想起,2004 年 Ubuntu 剛起步推廣那年,千里之外仍然寄送原版光碟到家,這是何等溫馨的義舉,標榜以「人性」、「我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存在」這種價值觀,號召天下志士,這是何等令人動容?

然而,才經過幾年的光景,在 Ubuntu 的市佔率提高之後,一切都變調了。

首先,Ubuntu 在桌面檔案搜尋中開始注入廣告,完全無視於使用者的抗議,連有志之士提出如何刪除 Ubuntu 種種侵人隱私的方法,Ubuntu 的母公司竟然恐嚇對方限時移除,否則便要提告(詳見這篇報導),更甚者,至今對自由軟體界大號人物 RMS 的忠告照樣不甩。

怎麼會這樣子呢?

Ubuntu 的 Logo 甚多,有些具有「異趣」,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個,以前看到這個圖,都會會心一笑,今日看看這個圖,才想到,這無疑是種「西洋卦」,它意謂著:昔日高舉的理想精神,一旦喪失,異趣就變成諷刺,如今,竟然只剩三個「屁」?

為此,筆者今日也信手卜得一卦,結果竟是,易經第十二卦「天地否」。

什麼是天地否?

否: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 大往小來, 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 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否:表不好、壞掉了!主凶象。否顯現出陰陽之氣不協調,在人及事方面諸多不被認同,有內外不合、眾說紛紜的現象,因此事事難以進行,最好此時能彼此互相退讓靜下心來理性的溝通,方能轉吉。婚姻、感情,已有個性、意見的衝突產生,若不能好好退讓協商,恐有離異分手的結局。

原來,「烏班圖」的精神,已經死了,往後,或許應該改名為「無邦」圖才對。

不是自由軟體你就明說嘛!幹嘛包裝自己呢?!是不?

大家「黑」周星馳,幹什麼??

「老婆,這些都是什麼人哪?? 哇!! 官耶!!」

看起來,當官的,好像都是無能之人,其實不然,若是無能,決不能當官。

照我看來,官之能,不在益民,而在卸責、虐民。其能事者,泰半官商勾結,令百姓無處申冤。

據報載,此次揭發黑心油真相的,是屏東縣的一位老農,而且是由屏東跨區至台中告官。

「山西知縣,有人在你轄區,死於非命,你竟然不聞不問,失職!」

這和周星馳電影「威龍闖天關」跨省告官的情節,真是不謀而合。

沒想到周星馳的醒世劇,竟然,活生生的,在台灣上演。

或許,大家「黑」星爺,是指向他有藝術天才,卻沒有「不得罪人」的交際工夫,但,這又有什麼妨礙呢?道不同不相為謀,頂多交不成朋友罷了。

可,這無良的政府官員,就不同了,禍國、殃民、病民,自古以來,哪一件,不是這些官者,盡幹的能事?

民國七十四年,台北市曾爆發餿水油事件,當時的主謀曾說:「餿水油吃不死人」,經過三十年的時間,餿水油事件再度爆發,咱們食糞署的官員竟說:「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吃那麼一點點餿水油,對人體有什麼危害。」,這又是不謀而合!

看來台灣人吃餿水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恐怕已有超過三四十年的歷史。這些當官的,一個一個財產上億,土地數十筆、上百筆,錢從哪裡來?恐怕和人民長期都在吃餿水油不無關係。

這些讓後代子孫長期吃餿水油的人,良心到底哪裡去了?

無奸不商,只要有錢賺,挖糞扒屎,又有什麼妨礙?

無怪乎,百年前,外國人嘲笑中國人是「東亞病夫」,百年後,恐怕「台灣病夫」的稱號,仍然無法根除。

「老婆,這些都什麼人哪?? 哇!! 官耶!!」

當官真不錯,大家只會去「黑」星爺,不會去「黑」官,看來,星爺還是比較有娛樂效果的。

—OL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