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屁未必香!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0591&pnumber=1

這篇文章,文末有邏輯上的錯誤,用是否重視婚姻來轉譬考試,並不恰當。

一學期考三次考試,未必不可;考幾次才算合理,這都可以討論;但這和半年內結三次婚,就說是不重視婚姻,來譬喻一學期考三次試,就是不重視考試,這有何相干?明顯引喻失當。

另,該文第一則選擇題未必是好題目,只要學生抓住各選項是否有用擬人法,即可答對題目,根本不必去理解各選項的文義,這一題,一點都不難;至於第二題,未必是爛題目,出題者若意在考驗學生對修辭學各種基本修辭法的定義,則該題未必爛。第一題,答題技巧就可破解,怎會是好題?第二題,如果要考驗學生對修辭學教學目標中的基本定義是否瞭解,又怎會是爛題?這就好比考學生:下列何者不是一元二次方程式一樣,都屬於最基本的題目,如果學生連這個都不會,那麼,老師便可藉此在課堂上再次澄清觀念,這又何爛之有?教學評量是教師檢視教學目標是否達成的工具之一,出得好不好,當然自有公論,但不能因此,就說人家的題目一定爛,也要看出題的目的性。

顯然地,該文作者並不明瞭在教育學上「教學評量」有形成性評量、總結性評量等各種不同的評量方法和適用時機,而把它和升學考試混為一談了。

其實,各種教學法和評量方法,是否能在教育現場適用,必須審時度勢,不能一成不變,總要以教學目標為依歸。如果教學目標能達成,能提升學生的素養,讓學生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根本不必拘泥於採用的是哪一種教學方法和評量方法、甚至是評量的次數。

本文中的教師,其挫折感的來源,其實是來自家長和學生的升學壓力,這不是翻轉教室的致命傷,是各種教學法都要面對的問題。這是陳年老調了,這是整個教育制度結構性的問題,很顯然地,該文作者又把它和教學法、評量法混為一談了。

在當今,任何教學法,包括「翻轉教室」,都不能不正視升學壓力和家長、學生的需求。「每天都在翻轉,學生卻升不了學」,那「翻轉」何用?如果既能「翻轉教室」,又能讓學生都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公民素養、又能順利升學,這才是教師要面對的挑戰。

不要再拿芬蘭的教育怎樣怎樣來要台灣怎樣怎樣了,民不同,國不同,作法絕無法相同,模仿或硬套,實是台灣教育變成今日面目全非的亂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