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指考英文作文題目:Waste collectors with a master’s degree.

“今年大學指考英文作文題目請考生就一則新聞報導表達其看法。報導標題為「碩士 清潔隊員(waste collectors with a master’s degree)滿街跑」,報導內容提及某縣市招考清潔隊員,出現 50 位碩士畢業生報考,引起各界關注。”

這裡面有一個關鍵字:waste collectors,我們先來看一下 wiki  對這個字詞的定義:

A waste collector is a person employed by a public or private enterprise to collect and remove refuse (waste) and recyclables from residential, commercial, industrial or other collection site for further processing and disposal.

其義為:收集和去除各式回收垃圾者,稱之。如此看來,這需要用到碩士學位的專業知識嗎?由新聞報導可知,人們對此事的反應,其看法都是否定,隱藏的感覺是:浪費高等教育資源。

過去出現碩士報考各縣市清潔隊員的新聞至少有:

2016/01/18

桃園清潔隊招考 69名碩士爭搶

(中央社記者邱俊欽桃園8日電)桃園市政府環保局舉辦升格後首次清潔隊員對外招考,預計錄取180名儲備清潔隊員,來了69位碩士報名,求職市場競爭激烈。

2016/02/21

台大碩士扛沙包 搶當清潔隊員

(Yahoo奇摩新聞)

桃園市政府升格後首次對外招考清潔隊員,歷經「筆試錯1題就出局」的激烈競爭,1031位考生20日齊聚開南大學比賽「扛沙包」,角逐180名儲備清潔隊員缺額,其中有多達53位碩士生。環工背景的許先生坦言,責任制讓他覺得生活沒品質,寧願少領1萬元尋求穩定工作。

2016/02/23

北市招考清潔隊員 28名碩士報考

(ETtoday)

台北市環保局今年招考290位儲備清潔隊員,起薪高達37000元,2月12日報名截止共吸引6388人報考;報考者中,有28人碩士畢業。。。

這個題目,要是由您來寫,您會如何發揮呢?

大考中心公佈的評分原則如下:

考生須根據這個主題寫一篇英文作文。文分兩段,第一段依據考生的觀察說明這個
現象的成因;第二段則就考生為因應上述現象,具體(舉例)說明該考生對大學生涯的學習規劃。
多數考生在第一段都提到目前台灣的大學、研究所因數量過多而造成大學或碩士文憑價值不能與過去相提並論,也有一些考生提到高等教育中學用落差的問題。

考生在第二段較能表達自己對大學生涯的學習規劃,顯示有不少考生在高中期間,對自己未來在大學要如何充分學習已經有通盤的規劃。
英文作文評分重點在於內容是否切題、是否就自己提出之觀點,提供充分、具體之事例支持、兩段文字之間是否有關聯性、全文組織是否連貫合理、句構語法及用字是否適切、以及拼字與標點符號是否使用得當。

由試閱樣卷可看出,考生對於今年的作文題目大致都能有所發揮。

作文寫得好不好或許脩關國家大事或許不是,但自己對人生的規劃卻十分重要,都有心念到碩士了,平時也要有「以碩士的能力在社會上生存的認知」,若不然,那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如此看來,高教浪費,始作俑者真是沒有遠見,其罪過,鞭數十、驅之別院也不能完全究責。

外國屁未必香!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0591&pnumber=1

這篇文章,文末有邏輯上的錯誤,用是否重視婚姻來轉譬考試,並不恰當。

一學期考三次考試,未必不可;考幾次才算合理,這都可以討論;但這和半年內結三次婚,就說是不重視婚姻,來譬喻一學期考三次試,就是不重視考試,這有何相干?明顯引喻失當。

另,該文第一則選擇題未必是好題目,只要學生抓住各選項是否有用擬人法,即可答對題目,根本不必去理解各選項的文義,這一題,一點都不難;至於第二題,未必是爛題目,出題者若意在考驗學生對修辭學各種基本修辭法的定義,則該題未必爛。第一題,答題技巧就可破解,怎會是好題?第二題,如果要考驗學生對修辭學教學目標中的基本定義是否瞭解,又怎會是爛題?這就好比考學生:下列何者不是一元二次方程式一樣,都屬於最基本的題目,如果學生連這個都不會,那麼,老師便可藉此在課堂上再次澄清觀念,這又何爛之有?教學評量是教師檢視教學目標是否達成的工具之一,出得好不好,當然自有公論,但不能因此,就說人家的題目一定爛,也要看出題的目的性。

顯然地,該文作者並不明瞭在教育學上「教學評量」有形成性評量、總結性評量等各種不同的評量方法和適用時機,而把它和升學考試混為一談了。

其實,各種教學法和評量方法,是否能在教育現場適用,必須審時度勢,不能一成不變,總要以教學目標為依歸。如果教學目標能達成,能提升學生的素養,讓學生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根本不必拘泥於採用的是哪一種教學方法和評量方法、甚至是評量的次數。

本文中的教師,其挫折感的來源,其實是來自家長和學生的升學壓力,這不是翻轉教室的致命傷,是各種教學法都要面對的問題。這是陳年老調了,這是整個教育制度結構性的問題,很顯然地,該文作者又把它和教學法、評量法混為一談了。

在當今,任何教學法,包括「翻轉教室」,都不能不正視升學壓力和家長、學生的需求。「每天都在翻轉,學生卻升不了學」,那「翻轉」何用?如果既能「翻轉教室」,又能讓學生都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公民素養、又能順利升學,這才是教師要面對的挑戰。

不要再拿芬蘭的教育怎樣怎樣來要台灣怎樣怎樣了,民不同,國不同,作法絕無法相同,模仿或硬套,實是台灣教育變成今日面目全非的亂源之一。